環保塑膠袋

商品包裝用抑或是塑膠袋

 

環保塑膠袋環境保護

塑膠袋生產2
塑膠袋生產2

不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是環境保護的大事。這是去年我從臺灣旅遊歸來所獲得的認識。因此,我讚美!

當我們從昆明直航桃園,在機場商店購物時,領隊小楊買了多條寶島牌香煙。商家免費提供包裝,每個手提的小裡裝入一條香煙。我們這些老年旅客,對這種小巧玲瓏的,百感交集,久違了,小!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們大陸的商家就用紙張和包裝商品給消費者,如今已被取而代之。

更令人稱奇的是飲水用紙杯。在旅遊車加油休息和在中台禪寺裡,我們享受到免費提供的紙杯接飲用開水。這種紙杯不是在大陸看到的立體型厚實的紙杯,而是折疊成一頁小紙,撐開就是一個小紙杯。

 

“環保塑膠袋珍惜資源與環境保護”

離開臺灣前,我在商店買了幾塊香皂和藥皂,商家用包裝好遞給我。當時我覺得更方便,便請收銀員改用,不料回答說要另外付費購買,我只好作罷。後來我發現底部有:“本印品完全使用植物性大豆油墨印刷,致力於珍惜資源與環境保護。”並附上顧客服務專線電話號碼。這才使我恍然大悟,原來推廣和限制使用完全是為了“珍惜資源與環境保護”,令我尷尬不堪,因為我常說環境保護重要,而在此的表現豈不是“葉公好龍”嘛。

 

由此可見,臺灣“珍惜資源與環境保護”工作是做得認真紮實和卓有成效的,當然非一日之功,全面認識的危害需要有過程。早在2001年,臺灣規定只賣不送,從物質利益上喚醒消費者的環保意識。在執法進程中先是宣導期,之後才是罰款。我們購物時商家用,正是嚴肅執法,果斷執法的生動表現,顯赫的成績令人思考。

塑膠袋供應

塑膠袋供應

 

“小姐,可以多給一個塑膠袋嗎?”

在收銀台前,一位50多歲的男子很認真地對收銀員說。收銀員卻並沒有做出反應,即便這位購物者在付錢的時候,又重複表達了一次再要一個塑膠袋的想法。轉瞬間,收銀員開始掃描下一個顧客的貨品了,當問及為何不給那個男子塑膠袋的時候,她連眼皮也沒有抬一下回答說:“最近都多要塑膠袋,哪有那麼多啊?”

塑膠袋的用途

類似場景在全國很多零售店或賣場都在發生

背後起源則是環保署”限塑規定”在全國範圍內付費購買塑膠購物袋,在所有超市、商場、集貿市場等商品零售場所實行塑膠購物袋有償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費提供塑膠購物袋。甚至基於熟諳中國流通商務邏輯的習慣,這則通知更明確指出:“商品零售場所必須對塑膠購物袋明碼標價,並在商品價外收取塑膠購物袋價款,不得無償提供或將塑膠購物袋價款隱含在商品總價內合併收取。”很顯然,一場徹底清剿塑膠袋的運動。

 

正因為即將到來的塑膠袋限制

很多超市在最近幾個月內頻繁發生文章開頭的一幕。白色污染,這個詞語進入公眾視野已經接近多年,而塑膠袋的氾濫使用,已經在消費道德感上將兩者無形中拉近了。誰都明白塑膠袋不可分解,且氾濫使用難以管控,存在著長期污染土地和水源的問題,可似乎中國普通人對於塑膠袋的使用,已經成了一種近乎依賴的習慣。

 

從“7-11”便利店到大超市

那些依舊免費提供塑膠購物袋的主流超市,保持著每年17%的平均開店速度,而不再發放塑膠袋的迪亞天天,卻並沒有遍地開花。在沒有正式對塑膠袋使用做出規定前,普通百姓用自己的選擇表明了態度——儘管誰都知道塑膠袋的污染問題,卻依舊是利己方便至上。

 

 

塑膠袋

塑膠袋的生產製作

塑膠袋生產

福西特(Eric Fawcett)和雷金納德·吉布森

(Reginald Gibson)是英國帝國化學工業公司(ICI)的化學工程師。一天早晨,他們倆決定嘗試將乙烯與苯甲醛在高壓環境下進行反應,實驗後,他們發現儀器看起來像在石蠟中浸泡過一樣。事實上,他們已經發明了聚乙烯。

 

兩年後,帝國化學工業公司開發出工業生產聚乙烯的方法

很快,這種材料就被應用到第一批環球電纜的製造上。“二戰”期間,聚乙烯作為雷達製造中的重要成分,贏得了英雄般的地位。到了20世紀中葉,人們開始大量使用這種材料。這種合成產品主要可分成硬、軟兩種形式,前者常被用來包紮管子,後者則被用來包裝香腸、製成軟的絕緣層。

 

塑膠袋生產2
塑膠袋生產2

將聚乙烯材料製成塑膠袋

則要歸功於加拿大溫尼伯市的工程師哈利·華斯克(Harry Wasylyk)。1950年,當地市政府要求他想出一個辦法在機器收集垃圾的時候別讓垃圾隨意滾落。一開始,他試圖設計一種複雜的真空清潔器,有一天,一個朋友跟他聊起說需要一個裝垃圾的袋子,他突然意識到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最簡單辦法。很快,以聚乙烯為原料製造的塑膠垃圾袋問世了,最初的用戶是溫尼伯市的醫院,後來,家用的塑膠袋上場了。

現今,塑膠袋的歷史剛過半百,它的使用似乎到了一個鼎盛期——全世界每年要消耗5000億到1萬億個塑膠袋。據估計,每5個袋子中起碼有4個塑膠袋。

 

另一方面,塑膠袋受到的指責不絕於耳

2002年10月,英國《衛報》曾把塑膠袋評為“人類最糟糕的發明”之一。由於它的廉價和實用,使我們這個星球上充滿了無數的塑膠袋,其中大部分都不再有可能被使用——或堆積在我們的廚房裡,或丟棄在荒野。